注意事项:
    ooc?且你不等于开拓者。
    可代可磕,请随意。
    不论如何,请酌情阅读。
    1.
    星核猎手萨姆,惨遭开盒。
    被刃拆了机甲的女孩惨兮兮地跪坐在地上,手里举着一块纸牌,上面写着“对不起,我再也不随便投喂了。”
    纸牌和笔由卡芙卡倾情赞助。
    路过的银狼不由得嘲笑她:“流萤真没面子。”
    已经成长把脸埋在刃胸口擦血渍的你听见银狼的声音,高高兴兴地离开刃的胸口,扑向拿着手机的银狼。
    “银狼,要不要一起玩机甲?”你问。
    被你抛在脑后的刃直愣愣地站在原地,无处安放的双手似乎还残留着拥抱过活着的、很久不见的妻子的触感。
    卡芙卡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场喜剧,她看见刃缓缓收回手,改成用眼睛瞪失去了坚硬外表的流萤。
    不善严辞的流萤被同事的死亡视线吓得缩了缩,此时此刻只是非常想混入对面一片欢乐的气氛里,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机甲被其他人贴上艾利欧提供的小花花贴纸。
    她有点自闭了。
    2.
    除去还在抱纸牌反省的流赢,这对大家都是一个悠闲的午后,耗光贴纸的你们齐聚客厅,享受美好的下午茶。
    卡芙卡提供红茶,刃提供甜点,你和银狼提供了斯普O遁背景音乐。
    坐在刃腿上打了好几把涂地,你累了,但是突发奇想:“如果把刃平均分成两半,会有俩刃吗?”
    卡芙卡喝茶的手停顿了一下。
    银狼头也不抬地玩手里的红蓝机,“你这是在讲恐怖故事。”
    听说她的游戏账号都被冻结了,只剩下之前借给你的游戏卡。
    刃呆呆的,还在放空自己。
    沙发刚刚好可以容纳三人,你干脆把头倚在银狼腿上,把脚塞到刃的肚子上。
    卡芙卡问你需不需要毯子。没等你回答又把大衣解下披在你身上。
    你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困意,眼皮好像在打架,在视线变得漆黑之前,耳朵灵敏的所有人听到了低低的呢喃:“算了…养两个刃也蛮累的…?”
    全体目光一致向刃看齐,出任务养你的刃当然也听见了,表情虽不变,但其他人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名为“疑惑”的情绪。
    卡芙卡告诉刃:“小猫咪就是这样的。”
    3.
    卡芙卡说她为你买了新的小窝,比客厅的沙发更柔软。
    这让你非常期待,在大快递盒摆在面前时迫不及待地拿来了裁纸刀,掏出了一袋子的零件。
    卡芙卡见你喜欢,便在旁边用温柔地眼光注视你组装好一个懒人沙发堆在她面前,然后整个人钻进了空纸箱里。
    她默默在网购软件上点击了退货。
    等刃出完任务回来,你还在客厅的纸箱里睡觉。
    他熟练地无视了也在客厅的卡芙卡,对着睡梦中的你上下其手,最后摸摸你的肚子,确认你没吃饱之后走进厨房、围上围裙、打开冰箱,毅然决然地炒起了菜。
    你睡得正好被摸醒,委屈地问卡芙卡:“你怎么只是看着?”
    卡芙卡躺在新买的小窝里,笑而不语。
    后进门的银狼叹为观止,冲着厨房的刃喊:“算我一份!”
    4.
    银狼问你喜欢胸还是腿,你说你喜欢脸和眼睛。
    “不是喜欢的什么部位,是你喜欢吃什么部位?〞银狼问。
    我喜欢吃阿刃的眼睛和脸。?“
    我是在点金の门外卖。〞
    对不起。”
    银狼一点也不想知道这对夫妻的饮食习惯。
    可能是你长得太快了吧。她想。
    曾经能坐在自己怀里一起打游戏的小孩一下子变得那么大只,银狼不知怎的有些遗憾。???不是说你现在不陪她打游戏了,但是身体的生长发育几乎定格在18上下的你,不管是打游戏还是贴贴和自己比都格外大只。
    特别是你把头靠在银狼肩膀上的时候,蹭起来毛茸茸的头发和温热的吐息时常让她坐立难安,注意力也会从游戏机转移到你身上。
    托你的福,她的游戏重开了好几次,而你总是对这种小把戏乐此不疲……只不过,最后都会变成刃把你拎回房间。
    “就算猫咪的睡眠时间是16小时,她呆在房间里的时间也太长了吧。”银狼不止一次和刃吐槽过。
    刃偶尔会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话里话外嘱咐她对别人的妻子有点距离感。
    银狼觉得自己的同事简直有被绿妄想症,她又不是那个糟糕到监禁自己妻子的男人,也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5.
    你有些口渴了。
    房间里乌漆麻黑,刃去放洗澡水了,并不在旁边。你凭着感觉一阵乱摸也没有找到矿泉水,反倒因为双腿无力差点从床上栽下去。
    身上粘糊糊的。
    刃总是像你在网上看到的溺爱独生子的猫妈妈一样几乎舔遍你的全身,明明你不需要像猫咪一样自己清理毛发。
    “算了,反正最后都是他负责善后。”
    只要稍微反抗,这个男人就会用体型优势紧紧地压住你,像一条蛇缠上自己的猎物。?之前也不是没试过在刃放松警惕的时候威胁他,可是手掐到脖子只会让他更兴奋,结局总是你筋疲力尽,发出难堪的呜咽。
    这又不好玩,次数多了,你也学会如何让自己好过一点了。刃还是没有回来,你忍不住随便摸了一件衣服,好像是件大衣,没想那么多直接套上往客厅摸索。
    客厅里还摆着银狼今早买的牛奶,你拿了杯子接了半杯,熟悉的颜色让你觉得有些微妙,干渴的喉咙却让你快点喝掉它。
    银狼似乎听见客厅里有人在磕磕绊绊地走动,她想起被刃拎回房间的你,拿了包平常刃不让你吃的垃圾零食·薯片准备投喂你。
    走出房门,走廊的阴影下银狼看见你只身披着卡芙卡新买的大衣,脸上残留的泪痕、裸露在外的锁骨和脖子上挂着略显粗暴的吻痕,把事实明晃晃地拍到了她脸上。
    她想她知道你刚才经历了什么。
    那些都不重要,随着你吞咽下杯中的白色液体,银狼看见你赤裸着的大腿上有同样颜色但更加黏稠的某种东西从被大衣遮挡住的地方流下,悄无声息地滴落在地板上。
    这个画面有点糟糕。
    银狼想着,喉咙却和正在努力吞咽牛奶的你一样干渴起来。
    你的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没等人缓过神来,就被一把抱起,没喝完的牛奶和杯子一起摔在地上。
    银狼看见你被呛到了。
    是刃。
    银狼还在那片阴影下,你没有看到她,刃看到了。他有一瞬间露出了看任务对象的眼神,又在认识到对面是银狼后变得风平浪静。
    在你难受地咳嗽起来后,他没有管地上的狼藉,不做过多停留,直接抱着你回了房间。
    银狼和阴影继续作伴,她听见刃故意没关紧的房门里溢出的声响,捕捉到你的不成句的声音,在一切变得寂静前,带着零食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关紧了房门。

章节目录

【崩铁乙女】总合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夜色书屋只为原作者贺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贺信并收藏【崩铁乙女】总合集最新章节